客戶端下載|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你的位置:首 頁廉政新聞要聞要論 》正文

“禮贊70年”系列報道 | 從趕上時代到引領時代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8-23 07:04 分享

31.jpg

32.jpg

上圖:1955年擴建后的吉林省豐滿水電站。

下圖:中國探月工程是我國自主對月球的探索和觀察,又叫做嫦娥工程。這是著陸器和巡視器的模擬圖。 (資料圖片)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中國曾長期處于世界領先水平。但近代中國固步自封、逐步落伍,西方列強卻因資產階級革命和工業革命迅速崛起。“落后就要挨打”,銘記著中華民族一百多年的屈辱,“趕上時代、實現復興”成為中國人民的夙愿。

豐滿水電站,被譽為“中國水電之母”,坐落在松花江干流上游豐滿峽谷口處,于1937年日本侵占中國東北期間開工興建。1943年開始發電,至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時,工程尚未完全結束。蘇聯接管后強行拆走部分機組,只留下兩臺破舊的水輪發電機,溢洪道閘門都沒安裝。

1948年,東北人民政府接管了水電站,此時的大壩質量差,漏水嚴重,壩面及護坦長期遭受凍融剝蝕,嚴重影響安全。盡管豐滿水電站如此破敗不堪,卻仍是當時中國最大的水力發電站。

1949年,中國發電量43.08億度。美國為2961.24億度,是中國的68.74倍。即便是獨立不久的印度,發電量也比中國高。

新中國成立前夕,在河北平山西柏坡中央大院西北角、由大伙房臨時布置的會場里,中國共產黨召開七屆二中全會。會議提出“逐步變落后的農業國為先進的工業國,變新民主主義社會為社會主義社會”,中國共產黨要帶領中國人民追趕時代的車輪。

“中國是有6億人口的國家,在地球上只有一個。”毛澤東號召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搞好建設,不然就會被開除“球籍”。開除“球籍”的危險,催促中國人奮起直追。

1953年,中國開始執行“一五”計劃,有計劃地建設社會主義。豐滿水電站,被列為“一五”計劃重點項目。1955年發行的第二套人民幣角票圖案主要反映農業機械化,搞好生產、建設工業場面,體現社會主義建設新風貌。在5角紙幣上,印著豐滿水電站。

1956年底,對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建立,我國發展進步有了穩固制度基礎。

作為主要基礎設施,電力工業成為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歷次五年計劃的重點。豐滿水電站不斷改造加固擴建,至1959年共新裝6臺大機組,1960年發電量達到27.49億度。當年中國發電量594億度,是印度的近3倍。經過四個五年計劃,到1977年,中國發電量為2234億度,位居世界第七。

到上個世紀70年代末,我國的鋼鐵、石油、煤炭、糧食、棉花、棉紗等主要工農業產品的產量進入世界前列。工業門類齊全程度、技術水平和開發能力在發展中國家中是首屈一指的,并在部分領域接近甚至達到發達國家水平。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在北京召開,決定把黨和國家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作出了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

這一年,一個叫毛俊萍的姑娘從中國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白山水電局技工學校畢業,被分配到白山水電局機電安裝分局子弟學校工作。她的父母曾參加過豐滿水電站、新安江水電站、桓仁水電站的建設,毛俊萍就是在水電站工地上長大的。

1980年,毛俊萍與同單位的高玉權結婚,組成了水電雙職工家庭,第二年兒子高遠出生。30多年,他們聚少離多。東北水電項目基本開發完成后,水電一局開始承攬全國各地的水電站建設,高玉權作為技術過硬的高級技師,常年被派駐在外施工。1995年到2007年,他在浙江天荒坪水電站一駐就是12年,每年只有在春節期間才能回家,遇上任務緊急,這一年團聚一次的機會都不能享受。

作為“80后”的高遠,和很多在水電家庭長大的孩子一樣,有著“水電情懷”。2000年,他從水電技術學校畢業后,進水電一局當了一名工人,和父親一樣走南闖北。

2008年,水電一局更名為中國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緊跟國家政策大力“走出去”。高玉權被派往越南建設水電工程,2010年又奔赴菲律賓開拓水電項目。直到2013年才回到家中,夫妻團圓。

改革開放,讓中國發生“史詩般的進步”。根據國際能源署公開信息,2018年中國全年發電7.11萬億度,同比增長7.7%,是全球發電量最大的國家,占比26.7%。美國全年發電量為4.46萬億度,是中國的62.73%。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說,“改革開放的四十年,也是中國奮發‘補課’的四十年。我們工業化的速度,幾乎是每十來年完成或基本完成一場工業革命。”

中國人的目光投向更遠的未來。

受地球潮汐影響,以及地月間的力矩作用,地球引力讓月球總是一面朝向地球,人類憑肉眼只能看見月球正面。月背,這個“秘境中的秘境”,激發著人類的好奇心。

飛行器飛到月球背面,信號無法直接穿過月球球體,難以和地球進行通信,這是長期以來人類探測器從未在月球背面著陸的主要原因。中國科學家借助古代神話牛郎織女七夕相會的美好寓意,為解決月背通信問題的中繼衛星,取名“鵲橋”。

2018年5月21日5時28分,中國成功將中繼衛星“鵲橋”發射升空。6月14日11時06分,衛星進入地月拉格朗日L2暈軌道,“鵲橋”的位置,既能“看到”月球背面,也能“看到”地球,為“嫦娥四號”與地面測控網絡聯系搭起橋梁,這在世界上是第一次。

調整姿態、百米懸停、自主避障、緩速垂降……2019年1月3日10時26分,嫦娥四號成功實現了人類探測器首次在月背軟著陸,并通過“鵲橋”中繼衛星傳回世界第一張近距離拍攝的月背影像圖,揭開了古老月背的神秘面紗。

1月11日,嫦娥四號著陸器與玉兔二號巡視器順利完成互拍成像。月背低頻射電天文觀測與研究,月背巡視區地貌、礦物組成成份及月表淺層結構探測與研究,嫦娥四號開展的多項研究繼續開創人類歷史。

嫦娥四號任務中,中國與荷蘭、德國、瑞典、沙特開展了4項科學載荷方面的國際合作。德國科學載荷項目組負責人羅伯特·維默爾-施魏因格魯伯教授說,中國航天的發展速度“讓人驚嘆”,“參與后就像搭上了快車”。

2019年2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探月工程嫦娥四號任務參研參試人員代表時說,我國廣大科技工作者、航天工作者要為實現探月工程總目標乘勝前進,為推動世界航天事業發展繼續努力,為人類和平利用太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更多中國智慧、中國方案、中國力量。

中國探月工程的不斷進步,是中國大踏步趕上時代、引領時代的一個剪影。現在,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與改革開放之初比農村貧困人口減少約7.5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超過22倍,由低收入國家跨入中等偏上收入國家行列。我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連續多年超過30%,成為世界經濟的主要穩定器和重要發展引擎。

在困頓中踏上復興之路,在接續奮斗中不斷向前,從追趕時代到與時代并行,再到引領時代開創未來,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屹立潮頭。(本報記者 李玉長)